日本杜鹃
261
bp-legacy,post-template-default,single,single-post,postid-261,single-format-standard,bridge-core-1.0.5,woocommerce-no-js,ajax_fade,page_not_loaded,,qode-title-hidden,qode_grid_1300,hide_top_bar_on_mobile_header,qode-content-sidebar-responsive,columns-4,qode-child-theme-ver-1.0.0,qode-theme-ver-18.1,qode-theme-bridge,disabled_footer_bottom,qode_header_in_grid,wpb-js-composer js-comp-ver-6.0.2,vc_responsive,no-js

日本杜鹃

日,M.M.将它带回。
已是形容枯槁、了无生机的一盆杜鹃,枝叶萎靡不振,垂头丧气,散落凋零。

老先生周一住进医院,周日便匆忙离世。仅短暂等待,似已无眷念。并未过多治疗,院方无能为力。

最后一次相见,我拎着大袋水果,在地铁闸机口边等待。老先生精神尚好,步履却谨慎轻缓,身体明显虚弱。
依旧面带温和的笑容,虽不多言语,神情中已满是感谢。
看他缓缓转身离开,却未曾想再无机会相见。

旅行前,心有忐忑,惴惴不安。时而进入光怪陆离的梦境。原以为是因阿拉蕾耳炎未愈,家中无人照看。忧心生事。
谁知到北海道仅两日便传来老先生入院的消息。又两日,诊断即出。查阅资料后,不禁怅然。文献中尽皆无奈,平实客观的语言描述,却如止水般异常湖面,难掩水下危机四伏。

翌日黎明在札幌万丽酒店里醒来,经历了一场恶梦。意识在自己的哭声中渐渐清醒,摸摸眼角竟满是泪。身体沉重不堪,艰难坐起,心有余悸。

世间唯有生离死别会让人每经历一次便增添一分胆怯与畏惧,内心惶惶。

杜鹃已有数周无人照料,家中弥漫的伤心气氛让它窒息,于是枯萎。
来到新家一周后便萌发新芽,两周后竟有众多花苞待放。
某日清早,拉开窗帘,窗台上杜鹃花朵朵盛放,生机盎然。

终有一事让人欣喜而宽慰。
见花如见人。

 

Tags:
,
No Comments

Post A Comment